看见
为了简单轻松满足的快乐人生

关于系统排列的有关伤害影响的问题

  我在前一篇博文中提到了关于代表保护的问题。之后有一些学员通过网络渠道联系我,详细询问了代表的问题,那么在这里我对系统排列的代表问题做一个比较详细的分享。这部分内容,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是所有系统排列专业班必须无条件涉及的内容,任何形式的遗漏都是系统排列教学的缺失,造成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下面开始本文的详细内容

  系统排列的工作模式对于参加过工作坊的人来说并不陌生,对于接触过团体治疗或家庭治疗、萨提亚工作坊的人也是比较接受的。但是系统排列涉及到系统动力和系统纠缠的呈现,其中一些隐秘的呈现,对于很多的参与者来说是相对震撼,也是不容易接受的。特别是场上代表无条件的呈现了家族系统的问题,让绝大多数的人疑惑和不解,认为是某种神秘力量。当然,这里并不存在神秘,只要工作坊和从事教学的老师不故作神秘,主动讲解清楚其中的原理,相信人们是能理解的。今天的内容不涉及如何讲解原理,同时我相信多数老师是能讲清楚的。

  如上面所提到的,代表的表现会让参加工作坊的人不解,这还是小问题,只要说明介绍都能通过。这里存在的问题是很多老师都提到的,系统排列不能随便的进行,会对代表、导师、当事人有伤害。而且我负责的说,很多老师会把伤害放大,令众多爱好者和学员望而却步。但是,事实上,伤害和影响没有那么大,只要导师会控制,是一名有能力并且负责的老师,伤害可以不出现。

  这里的影响主要针对三方面,导师、个案、代表(包含部分场下学员)。

  对于导师,因为每一个排列都需要系统的运作,而在这个过程中,导师自始自终都存在于系统之中。因为导师一旦开启排列,就是这个排列中存在的最小的一员,系统的影响会作用在导师身上。可能某一个个案对于导师影响并不会明显,但是长期大量的个案累计会形成影响。那么应对办法是什么呢?其实说到应对办法简单到了极致,那就是完全的遗忘。

   那么遗忘什么?这里如果说让排列师把个案忘记,恐怕很多人都不愿意,还要做个案积累呢。忘了怎么行!其实这里所说的遗忘,用我的话来说,就是排列师你别用心。从排列开始你就不要用心做排列,这里不是不负责的表现,而是要求排列师只做好开启排列和关闭排列的开关,而不是融进排列中。这里说的不用心,这个心特指感觉和排列师个人角色介入。个案结束之后必须遗忘掉在场的感觉,而这个遗忘首先要求排列师你是不是一个会用头脑总结,是不是会用理论来做整理。

  如果一个排列师只会用感觉,得到的结果一定是用身体记忆住排列的感觉,你的感觉好,记忆深刻,结果也是你累积的感觉也多。我毫不夸张的告诉所有排列师,人的感觉只要出现一次就就能记一辈子,我们每个人经历的感觉已经全部具备,不需要排列师在个案中再次去积累别人的感觉。

  一名出色的排列师是会用感觉来开启排列,并随时做检测,但是结束之后,这份感觉就留在排列中,因为这不是排列师自己的感觉。这个时候一定有很多学员着急,究竟如何忘了感觉?其实这里我借用感觉派排列师的说法,你用头脑想了,感觉就没了。这种说法我要评价为是正确的,但是这种说法被感觉派老师用在学员没感觉的时候,却没有用在如何消退感觉上。对于导师来说,遗忘这份排列中的感觉最好的办法也是用头脑思考,因为感觉真的不用记忆,你已有足够的感觉记忆了。这个时候只要排列师能将完成的排列的问题、根源问题、排列过程、呈现的纠缠、连接的方式、解决的办法以及给予当事人的策略方案加以总结,在头脑中形成对这个个案的研究和分析报告,构建系统模式,排列师就不会受到排列的影响,伤害就是零。

  在这里,不讨论关于很多老师排列业力之后产生的某种状况,我要说,不是你的东西,你可以放掉它,你不放掉,要找自己的原因,而不是归因在系统排列。人有这个能力。

  下面说一下排列对个案的影响。排列对于个案的影响与导师受到的影响类似,主要还是感觉留存的问题。因为个案并不具备专业导师的素质和能力,因此相对难于脱离。这个时候作为排列师必须要对个案当事人做工作,方法主要在于确定身份,明确名字,明确地点,明确问题。其实,排列对于个案来说,我认为记住感觉是有必要的,特别是系统中存在纠缠和重大事件,那么个案当事人通过记住现场感觉来指导生活是一个好的办法。另外,因为在排列过程中,对当事人已经做了系统的连接,那么可能存在的影响已经在连接中得到了平衡。之所以要对个案进行排列后工作,我建议以策略方法指导当事人回到生活中去实践排列中的感觉效果更好。这样,当事人记住的是2份记忆,感觉的记忆和策略的记忆,只要当事人回到生活中,开启这两部分记忆,主动去搜索并思考如何在家庭中恢复系统平衡,系统排列的效果是无往而不利的。

  下面是本文的重点核心,关于对代表的影响。

  系统排列的代表受到的影响是最明显的,几乎每一位排列师在工作中都遇到过,而且有时候会不只一位出现同类问题。为什么代表会出现这种状况呢?我从几个方面解释一下。

  因为在专业学习系统排列之前,我做了整整一年半的专业代表,之后在做导师期间也不定期的去做代表。总体上做代表的次数,如果以个案数量计算,也在千次上下了。我以自己的经历来说,在这千次的排列中,我没有出现过感觉留存和感觉伤害的问题。为什么我没有遇到这种状况呢?答案很简单,我是一个专业代表,从上场开始我只提供我的感觉,而下场之后我提供的是分析。两者转换的速率极快,只要排列宣布结束,我就不会在用感觉,取而代之是恢复普通人头脑思考。这个能力不是训练的结果,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目前国内几乎没有导师专门会教学员和代表如何做这种转换。因为脱离角色这个问题不是每个人都遇到的困难,只是个别人存在的现象。

  以目前系统排列的研究,一个代表在场上的感觉,在排列结束之后一分钟至四小时之内都会消失。而有趣的现象是,有些代表会将场上的感觉转换为感动、同情、同理心甚至是感同身受的共苦。这个就不是排列感觉留存了,这是代表自己感觉的生发,完全是自己的感觉,这是脱离不了的。而我们的代表往往因此会觉得不舒服,误以为是排列的直接影响,而不想要这些感觉。可是,这种情况恰恰是代表自己的。应对的办法其实我上面说到了,让代表去用头脑思考刚刚结束的排列,将自己的感动、同理心等等转化为语言分享给大家,把它变为头脑中的语言符号记忆。这样做的价值是让代表真正从排列中得到收获,而不是要那份生发出来的感觉。感觉,在心理学里是人的本能,属于人的前置功能,在感觉之后还有思维,当感觉的价值用思维形式加以存储,人就不会停留在感觉中。

  对于一些代表真的把排列的感觉带到场下,还停留在角色的状态和感觉中,这时候就要格外注意了。这时候真的就是影响的开始。这时候导师要采用有效的策略,

  一、确定代表的社会身份,你是谁,你的名字。所有确定代表自身价值的问题必须要问到,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代表回归到现实。这种方法其实还是用了我刚刚说的,让他用脑子想想,人用了脑子想,就不用身体感觉了。

  二、改变代表的身体状态。让代表做身体姿态调整,比如跳,跑,深呼吸等等。这样做是让代表从排列中形成的稳定身体频率,转换到新的频率。因为排列中的感觉,能量,我建议用信息更合适,是以固定波段进行传递的,当代表身体接收的频率发生转换之后,自然从排列中脱离。

三、语言交流方式。排列结束之后,马上让代表说话,特别是那些不让代表在场上说话的排列师,这个时候必须要求代表进行语言交流,而话题必须与排列无关,不仅与刚刚结束的排列无关,甚至要求与系统排列都无关。这么做还是与第一种方法一样,让代表换个脑子,换个话题。

 四、让个案当事人对代表说谢谢,请你做回你自己。这么做与第一种确定身份的效果一样。

以上几种办法,其实很多排列师都在用,基本是约定俗成的。但是恰恰是在用,而在导师教学中却没有系统的教给学员。很多排列师都是模仿去做,并不清楚为什么做,目的是什么,作用是什么。在这里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那么如果几种方法都用过了,代表还是不能脱离角色。这个时候就真的难办了。因为这个时候不是排列不让代表脱离角色,是我们可爱的代表自己不愿意离开。原因很简单,同质的问题在代表身上体现出来了,或者说代表自身被排列的内容和感觉深深的牵引。这时候导师要耐心的用以上几种方式一遍遍的去调整,同时还要关注代表自身的情绪。往往在无效的情况下,要考虑为代表做一个个案了。

  似乎这些影响让大家都很紧张,其实大可不必。只要每个代表在做个案的时候都坚定一点,你是有大脑的人,你的身体是受你自己控制的。代表不是在催眠和无意识状态下的呈现,而是大脑意识同时工作。你随时可以停止去感觉,也可以随时要求停止排列更换代表。如果一个代表上场后就不受控的自我表现,那这类代表是不适合继续的。我们的排列师要明确,排列不是让代表被带入催眠态,而是要让代表保留清醒意识。任何一位排列师明知如此,还强调代表不要带意识,那是不负责的态度,至少是对代表的身体和健康不负责。而我要正告那些还不清楚这些问题的排列师,要加强学习。

  有些排列师会反驳,不能带有意识,那样就没感觉了,会陷入到判断中。在这里我只能清晰的告诉大家,你误解系统排列的工作要求了。系统排列过程对代表所说的,不要带有意识,这句话的全文应该是:不要带有个人主观意识的社会价值判断。这里说的主观意识是代表个人的意识,社会价值判断,是代表个人和社会的价值观类判断标准。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说的是,要求代表保留个人意识,并运用意识层面的思维,概括能力,也就是能将感觉以明确的语言文字表达出来,这个就是思维的概括能力。(如果对此不能理解,请参阅博文,《系统排列的科学》,里面有详细介绍)如果在导师不让代表说话的情况下,代表也是在运用个人意识将感觉以身体姿态表达出来。可以说任何一个排列,代表都是在意识完整的情况下进行的。

  另一类对代表的伤害是排列师对代表表现出的身体动作不加控制,所有代表在场上,如果可以用语言描述自己感受到的感觉,就不必使用持续的身体动作表达。这样就节省了大量体力。代表在场上不说话,要表达感觉就用身体,这样消耗代表的身体能量,体力是毫无意义的。人的体力是有限的,如果代表在场上这样消耗下去,即使系统排列没有影响,代表也会疲劳,这种是真的伤害了。建议导师尽量让代表说话,即便不让说话,也希望能允许代表将动作放慢,放缓,这样就是真的保护代表了。

  我正是见到很多排列师,包括知名导师在工作中反复对代表强调不要用意识,却不加以说明什么是感觉,什么是意识,造成大批大量代表在疑惑中完成个案,有些代表被“无情”的更换。只要是意识完整的健康个体,都可以完成代表工作,只是感觉产生的速度和强度有不同。出色的导师会调试代表的感受性,也包括如何现场训练代表的感觉能力。这是排列师基本的基本功。

   如果不让代表用意识会出现什么状况?代表会疯掉的,我说的是真的疯掉。语带双关,人是不能自己放下意识的,这是人的本能,驻留在身体中,放不下的。排列师如果让代表放下意识,代表会马上想如何不用意识,答案是没有办法,代表自然疑惑;另外是真疯掉,因为当某些人进入到这种思考当中,会纠缠如何放下意识,这等于又产生一个意识——放下意识,与人本能不能放下意识进行对抗,这是什么状态,分裂状态。震惊吧,我们的排列师在无形中创造了类精神分裂。即便代表没有真的精神分裂,但是带着这种分裂状态进行的排列,就如同邀请真正的分裂症患者在做排列,结果是什么样,我不可预见。幸好目前有一定经验的导师遇到这类代表出现,会换下他们。当然换代表的原因是他们没有感觉,或感觉不对,但是其实,代表这时候真的没用感觉吗,在想意识的问题。我没有邀请过精神分裂患者做代表,即便有些排列师,包括国外的导师尝试过,以治疗精神分裂症为目的,但是效果我负责的说,没有任何一例达到医学层面的治愈标准。有些导师会说到治愈,但只是个案,不是具有统计学意义的医疗标准。

   总结上面的内容,其实对于系统排列的伤害和影响是不存在的。所有发生的问题个例都有一些相似原因,导师不做讲解,没有做及时处理;代表不够专业或代表自身问题牵引。而解决的办法真的非常简单,用头脑思考,不停留在系统排列,不停留在感觉。更重要的是对导师提出的要求,你要负责。排列师不是做好一个个案那么简单,系统排列的呈现我反复说是不需要导师的,导师什么也没有做,而导师要做的就是连接方法,策略给予、代表脱离角色的处理和个案最后的理论总结。

  在这里我基本介绍了关于系统排列的影响问题,针对比较关注的代表问题做了比较详尽的解释。但是这仅仅是开始,文章中的内容与实际进行的专业教学和导师督导训练还是有区别的,未能全面描述。主要是文字便于理解,但是没有经过实际训练,学员不能加深记忆。但是这些不要紧,只要学习者在工作中多注意,时刻关注到这些问题,都是可以避免和应对的。

  在我参加的专业学习中,我和我的同事对代表问题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封闭研究,就是从中厘清各类问题。在11人的研究小组中,至少3人都是有5年以上的系统排列导师经验,参与代表工作达千例以上的就有5人,因此基本较详尽的涵盖了已经出现的问题,也对可能出现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在研究过程中得到了包括郑立峰、李中莹和尼尔斯博士等国际名师的帮助。

  本文最终的目的是希望中国的排列师能尽心尽力的去细致讲解系统排列,也希望更多的爱好者不要担心其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只要我们的排列师负责的去做工作,是可以应对出现的状况。目前我们国内系统排列的专业研究团体还没有形成,我所在的研究所也只是初具规模,相信在未来的发展中,中国系统排列的研究将会形成规模,那时候排列师可以将问题上交到研究机构进行系统化的分析。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龙平博客 » 关于系统排列的有关伤害影响的问题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希望能让每个人都轻松简单快乐。

加我闲聊广告合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