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为了简单轻松满足的快乐人生

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中常见问题答疑

在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常常遇到一些常见疑问,给予答疑。这只代表我从事临床工作中的感受和经验,不代表全部。还望各位有识之士批评指正和继续完善。

一、从角色里出不来,这是为什么?怎么办?这种感觉和代表自身有关吗?

答:个案结束后,代表依然在角色里出不来,有多种原因。

1、 代表自身同意自己还在被代表的角色的感觉里,去品味和体验那个感觉而不愿出来。

2、 透过这个代表,触发到了自身的问题,形成双重感觉。

3、 个别代表是用这样的方式吸引在场更多人的关注和导师的关注。

如果感觉到还在角色中,请伸出双手,并对个案的案主说:我把属于你家族里的家人感觉完全的交还给你,是我的我留下。然后把手翻转,就像把某种东西还回到案主的手里,同意自己退出角色即可。(严谨杜绝在交出角色时,狠狠地对着案主甩手跺脚,让人觉得其对角色的厌恶和不尊重)。

二、为什么有的人做代表时,身体反应会那么敏感?为什么有的人却没有?这种感觉会有变化吗?

答:首先接受每个人的身体是不同的,每个人都是一部最好的接收器。就像手机一样,当处于关机状态,就无法接收任何信息。如果处于信号不好的状态,通话质量就会受到影响。所以,因体质的不同、空杯心不同、敏感度不同、表达能力的不同,所代表的呈现的状态也各有不同。随着参加工作坊和做代表越来越多的参加、体验,每个人的敏感度、表达能力、感受会逐渐增强。

三、当做代表时发现自身经常有同样的动作或反应,你是否有察觉,这个是代表的还自己的?

答:如果某人在做很多代表后,会发现他所做的代表具有其个人特质、特点的举动和反应,一是个案里也有这样的人物需要被看到;二是代表本人也有同样的个人或家族问题需要觉察。三是治疗师要有区分能力。

四、没有被邀请到做个案的代表,在场下观看时身体或情绪就有反应,怎样区分是接收了场内的角色还是激发出了自身的问题?

答:如果这个人完全的关注场内的移动,甚至有惊恐、哭泣等反应,大多是接收到了场内个案家族中的人物的角色感受。如果这个人只是闭着眼睛哭泣或者在自己的感受里,往往是因现场个案而触发到了其内在的相似的问题,与现场个案无关。

五、即使听到某人描述家族中的一些事情,身体就有反应是为什么?这样做对自己有什么伤害吗?我该怎么办?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答:那是因为在聆听的那一刹那,就接收到了叙述者家族中某个人的感受导致身体、情绪和反应。

这样经常让自己的身体完全处于敞开状态,随时接收他人信息,会忽略掉或排挤掉自己的感受,感觉自己有些失控。这时,察觉到了接收了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就把他人的感觉交还出去,同意自己做回自己。并想象给自己穿上一套防护服,可以选择屏蔽掉他人一些信息,但不影响自己的感知能力。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人,也预示着这个人有很多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六、个案一定要有和解的画面,才能结束吗?没有和解的画面,会有疗愈吗?

答:不是每一个个案最后都是和解的画面。因为不完美也是一种状态,也是完美的一部分。没有和解的画面,疗愈同样发生效力,没有任何逊色。就像对于疾病的个案处理,病痛继续存在,也是为了更好地疗愈。

七、为什么很多个案都很痛苦,就没有看着让人喜悦的吗?

答:有。很多个案从开始做到结束时都是喜悦的、轻松的。只是相对少一些。因为走进来参加工作坊或者课程的人,大多是带着家族的使命而来,难免显得沉重和痛苦。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如果没有母亲或者大人的呵护和陪伴,每天会有至少十次以上对这个婴儿造成死亡的机会。因此,每个人活到今天都伴随着各种危机、痛苦、压力,当然也有呵护、爱、祝福。只是一个孩子如果记得父母亲对他所做的9件事,那么其中会有5件以上是让他感到痛苦的、受伤的事情。所以每个孩子(我们都是孩子)常常会表现得非常痛苦、压抑、愤怒、委屈等情绪。而家族系统排列的工作就是让所有参加课程的人看到真相,看到父母和家人的自己的爱,让中断了的、扭曲了的爱重新顺畅的流动起来。而非像有些人认为的,只是来挖祖坟的。很多老家排学员和导师,因为此前他们处理了很多个人和家族中的很多问题,他们的个案就会很轻松、愉悦。

八、系统排列真的一生只做一次就够了吗?要做多少次才算够?相同的议题可以重复做吗?

答:有悟性有觉知的人,当他能领会到人生真谛,一生一次的系统排列就够了。99%的人是需要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样就需要经常来学习或者进入工作坊做自己的个案。做个案是因为有导师的引领,使当事者看到真相、走出迷途(当事者迷),学会爱,并让爱流动起来。参加工作坊就像一场丰盛的心灵大餐,大餐后还需要继续营养和进食,亦即需要你在生活中继续学习和改变。营养大餐不能天天吃,重要的是平时的自我觉察和改变。自我成长才是更长久的。相同的议题短时间内不重复做(至少三个月以上)

九、如是老公家族的问题,老婆来做个案会有疗效吗?这样的家族问题谁来做个案才是最好的?

答:作为后加入这个系统的女人、妻子,一样可以做这个家族的系统排列。如果是男人自身的问题,老婆来做也是可以的,相对来说疗愈的程度会有些折扣,因为是谁要承担的就要其本人来承担,即使是夫妻,也无法完全承担另一半的责任。一般情况下除非特殊的原因,丈夫不能来现场,妻子可以替代来做。比如卧床、重病、严重精神疾病、去世等特殊因素。

十、有精神疾病的家庭,患者可以来做个案吗?他/她的家人可以替代来做吗?谁来做会更好?

答:有精神疾病的患者,在其发作期,其本人是不可以来参加课程的。如是在稳定期,是可以在家人陪同下,来参加课程或做个案,因为当事人本人来做个案才是最好的。如是发作期,患者亲人可以替代患者来做个案,例如父母、配偶、兄弟姊妹或儿女。

十一、处理完某个问题,比如说愤怒的感觉后,发现愤怒的感觉依然在,这是为什么?怎么办才会更好?

答:不是所有的个案处理完当时所针对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和症状会马上消失。比如说疾病,其症状的存在,反而更利于灵魂的疗愈。因为疾病是上天派来的信使;疾病的背后意味着有被遗忘的人。

十二、手足之间可以替代来解决问题吗?什么情况下是可以的?

答:即使是手足、亲兄弟姊妹之间,也不赞成替代来做个案,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活法和选择也是不同的,各自的生命要为自己的生命而负责任。除非是在手足中也特殊事件,例如精神分裂、重大疾病。

十三、个案结束后,可以分享感受吗?

答:个案结束后,身边的人,包括治疗师,不可以去打扰和询问案主的感受,反而要给案主一个独立的空间,使其和那个疗愈的画面在一起,让疗愈持续的更久些。

十四、排列后他人可以提出问题和问其感受吗?或问其做过排列后的效果吗?

答:排列后,一般情况下治疗师会请案主离开现场,然后再同意现场其他学员提问或说其感受。在场的学员和治疗师不可以现场询问案主个案排列后体会和感受,因为那也是一种扰动,使案主远离了疗愈的画面和力量。

十五、个案案主可以一下子解决多个问题吗?

答:一般情况下参加一期的工作坊只解决一个议题。但如果是不同的议题,是可以解决2-3个问题的。

十六、个案结束后有哪些注意事项?

答:个案结束后,不要急着去分享自己的感受。因为这样也和疗愈的画面分离了,甚至削弱了疗愈的力量。

对不懂家族系统排列的人,尽量不要描述现场的画面,因为那个场域的能量、能量的流动只有在现场的代表才能体会得到,而没有到场体验的或者不懂家排的人会很难接受和理解你所描述的,甚至会反感、反对你所说所做的。如果真的想分享,就把你的收获、你的喜悦分享给他/她好了。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龙平博客 » 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中常见问题答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希望能让每个人都轻松简单快乐。

加我闲聊广告合作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